北二门

啥都爱吃暴饮暴食患者

【周喻】此致

自撸自爽瞎瘠薄写系列

*两人都没啥节操,洁癖慎入

*一切看似除了周喻之外的CP(比如喻黄江周)都是纯兄弟情,路人不算

 

001

喻文州是见过周泽楷的,在他主持大一军训阅兵的时候。

全大一新生都见过周泽楷,那个夏日炎炎的毒日头下,所有人都被晒得黑一块红一块,汗浸透了的迷彩T恤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聚集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浓烈又难以名状的气味,唯独周泽楷一个人,穿着个黑色贴身小背心,露出他精瘦的手臂和纤长好看的肌肉线条。

他是队列代表,跟在校领导后头站在里树荫下。

冯校长拍拍他的肩膀还给他递了瓶脉动。

S市的夏天热的人没脾气,即便是阴头里也没多凉快,头顶上的树叶都不带飘的,偶尔刮过一阵风也带着潮热的腥气。

周泽楷垂眉顺目地接过脉动,仰着头喉结滚动,几分钟就喝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一千多个新生火辣辣酸溜溜的目光。他站的笔挺,腰窄腿长,像棵小白杨,单手托着一把仿真冲锋枪,领导不管跟他说什么他都眨巴眨巴眼睛,乖巧地点点头。

冯校长笑的开心,指挥着校刊记者给周泽楷拍照,全身的半身的举枪的,周泽楷偶尔笑一笑,不怎么直视镜头,特别腼腆的样子。

喻文州就站在周泽楷身后看他,眼睛看着手里的稿子,眼神却停在周泽楷身上,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专注。

那天实在太热,热的站在主席台上的喻文州也有点晕乎,从周泽楷端着枪一丝不苟踢着正步走过大广场之后,就再也没走过心。

激情澎湃地念着稿子,介绍一个个方阵,脑子里全是周泽楷刚刚抿着唇的样子,他没带军帽,汗沿着从他鬓边滴下来,划过好看的下巴,沿着锁骨没入黑色的背心。

 

所以这回再见着的时候,喻文州手插在裤兜里,坐在桌子后头,心不可抑制地,多跳了几下。

周泽楷来外联部面试,一群大二的部员摆着老司机姿态,对着面前的新生们问各种问题,喻文州是部长坐在正中央,一言不发,单手支着下巴,认认真真地看手中几张入部申请,抬起头的时候和周泽楷的看过来的眼神相撞,刚好黄少天这边问到他身上。

“周泽楷是吧?长得挺帅啊挺有名的。我都听说了大一来了个酷帅酷帅的。喜欢玩荣耀啊?什么职业玩的最好?”

周泽楷手掌在裤子上蹭了一下:“神枪。”

黄少天忽的眼睛一挑,嘿嘿笑起来,调侃意味十足:“那你是比较擅长打枪呢还是擅长泡妞?”

面试间里所有人都笑起来,带了些许的不怀好意,几个女孩子笑的眼神都花了,脸上红晕乱飞,喻文州跟着呵呵了两声。

周泽楷也笑了,露出一点虎牙,他微微垂下眼,睫毛一颤一颤的,淡淡定定地说:“都。”

周泽楷的入部申请上被黄少天画了个大大的勾,还故意绷了个脸仿佛刚刚那个没个正经的是别人:“好的,今天面试到此结束,之后会有人通知你们面试结果,注意查收你们的短信。”

 

成为R大最抢手部门的新一代男神对于周泽楷来说似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他的人生有点顺利的过分,年岁巧妙而又波澜不惊地一遍又一遍,沿着最初设想好的轨迹压了一个又一个圈,全压在了他的计划范围内,没有一条出了轨。

 

晚上喻文州和黄少天收拾好东西一起回宿舍,黄少天洗完澡光着膀子踩在喻文州桌子上纳凉,桌上那个功率很足的小电扇摆着头往他裤裆里吹风,爽的他一抖一抖的。

宿舍里没空调,整个大学城的宿舍都没空调,直接导致了开房率跟吃了窜天猴一样咻的就上去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单身,没理由就为了吹一晚上空调花两百块钱,虽然曾经喻文州也提过既然都开房了干脆就爽一下也就不亏了,被黄少天一个大耳瓜子抽到门上“叼你卤味的喻文州,老子和你铁了十几年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惦记着我的屁股?!别当我不知道,门外想当你男朋友的从我们寝室门口排队可以排到二食堂楼上还带拐弯的!”

这个玩笑以喻文州一句“对着你的屁股硬不起来。”而告终。

 

喻文州的性向黄少天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他们两太熟了,那可是喻文州替他吃了三年幼儿园午餐里秋葵的交情。他眨眨眼睛喻文州就知道他喜欢哪个姑娘,同样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在那端坐着,他也能看出来自家部长泰然自若下暗潮汹涌的小心思。

喻文州的个人空间一向打扫地很干净,书架上整整齐齐插着专业书,边上格子里放着简单的日用品,桌面上只有个电扇和笔记本。

黄少天捏起笔记本边上的一个柯达袋子,打量了半天。除了证件照他们都很多年都没印过照片了,喻文州抽屉里还有好多证件照,完全没理由再去柯达。他没啥顾忌就把照片一股脑儿倒在桌上。

电扇的风吹得有点大,撩起了照片的边边角角,黄少天翻照片的手顿了顿,从一片绿油油当中挑出了各个姿势的周泽楷。

喻文州洗完衣服进来看见黄少天靠在他书桌边看照片,他也没觉得不自在,把一水儿的浅色内裤挂在阳台上。

黄少天抬头看了眼,带着点笑音评价:“骚气。”

喻文州手上的水都擦在黄少天裤衩上,顺势把他手里的照片抽了出来重新塞回了袋子里:“这叫情趣。”

黄少天拉出喻文州的椅子反坐着,趴在椅背上眯着眼睛,一副捉奸在床的模样冲他乐:“怎么?不打算解释解释啊。”

“问李轩他们新闻中心要的。”

“啧啧啧,身为学校核心部门的部长,沉迷男色,滥用职权,PY交易,肮脏!昏君!亏我妈还一直把你当新时代的三好青年看,你瞧瞧你那清心寡欲的模样,再瞧瞧这些照片,臊不臊啊!印了这么多小学弟军训的照片打算晚上对着撸管还是怎么样?”

喻文州假装没听见,好整以暇地靠着墙,摸了根烟叼着,没着急点上,慢条斯理地玩打火机,啪嗒啪嗒地亮了又灭:“少天你还记得上一回怦然心动是什么时候么?”

黄少天愣了,半张着嘴好一会没找回声儿。

寝室里一下子只剩下打火机的声音,火光被风扇吹散了,晃得人眼花。

黄少天表情变了好几下才缓过来:“喻文州你怎么越活越骚气,说出来的话跟看小说一样,你先给我说说怦然心动是个什么感觉?本大爷都想不起来了,太久远了,谁没事还怦然心动啊。”

喻文州还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放下打火机,拎着枕头duang的照着黄少天的脸来了一下:

“就这感觉。”


评论(22)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