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二门

啥都爱吃暴饮暴食患者

【周喻】牵丝缚(上)

*ABO设定注意

*特种兵设定主意

*以上两个注意都没什么用,设定我都是瞎写请别较真,反正他们两就是谈恋爱



周泽楷是个红三代,他爷爷,爸爸,两个叔叔,家里个顶个的都是大alpha,在战场前线驰骋。他从小就不负众望,冷静,坚毅,挺拔,身体素质和战略素养都拔尖,几乎是在众人钦佩羡慕的目光中,披着一层光,一点点地长大,军校毕业后直接进了轮回特种兵团,成为轮回最为锋利的狙击枪。

现在这个冷静坚毅的alpha像只暴躁的狮子堵在手术室门口,绷着脸往里冲,好几个护工医生拦都拦不住他。

拉扯间手术室的门开了,周泽楷僵在原地,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扇门。

王医生走出来,二话不说抄起护士手里夹病例的木板直接扇在周泽楷脸上。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那么一板子给扇蒙了。

他下午还在外地应酬,喝酒喝到一半接到电话说喻文州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榴弹炸伤。当时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就黑了,电话里又说了什么他半句都没听清楚,就觉得胸口哐啷哐啷地发响,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榴弹的杀伤力有多大他心里一清二楚,爆炸后大量破片能轻松地要了人命。

他一刻都不敢多留,憋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坐上军用直升机就回市里,但是现在这些医护人员却不让他进去,喻文州是他的omega,他必须在他身边守着他,居然有人敢拦?

长时间的等待,焦急甚至绝望的情绪汹涌而上,吞噬周泽楷向来引以为傲的理智,下意识地就从后腰拔枪。

王杰希也不是软柿子,给这些将军少将做了几年的医护,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把板子往地上一摔,冷笑一声:“太子爷,您要发脾气请您回家,或者回兵团,没人敢拦。但是这里是医院,这么肆无忌惮地释放信息素,假使有一星半点影响到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或者刺激了喻文州。”王杰希蹙紧了眉头,从地上捡起病例板,看着周泽楷,“他现在很危险,出一点差错,就得交代在里面。”

 

王杰希说完话,摘了手套往办公室里走。第一阶段的手术告一段落,要等喻文州情况趋于稳定之后才能继续清理那些进入体内还转弯的破片。

主任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叶修在换白大褂,看到王杰希一脸生无可恋地走进来,收拾他的办公桌,叶修乐了,问他“什么情况?”

王杰希撩起眼皮看他一眼,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把周大少给打了。”

叶修扣扣子的手都顿住了:“哪个周大少?”

“还能有哪个。”

“哟,周将军的儿子啊。”叶修给他竖大拇指:“王杰希大大果真勇气过人。”

“你可别贫了,一会手术有把握没,要是喻队没挺过来,估计大少爷能炸了医院。”

叶修偷偷摸摸拿出烟,被王杰希大小眼一瞪只得放下打火机,就光叼在嘴里:“这要是别的随便什么兵团的队长,把握当然有,但偏偏蓝雨的队长是个omega。”

言下之意很清楚,喻文州能这么英勇地带着蓝雨冲在第一线上,是他个人能力确实太出众,但是omega的体质相比起alpha来说还是有不可弥补的缺陷。

这个话题说到了头谁都不愿再说下去,沉默了片刻,护士推门进来:“叶主任,到您手术了。”

叶修点点头,把未点燃的烟搁在桌上,王杰希站起身来跟着他一起到手术室。

周泽楷安安静静地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背挺得笔直,手搭着膝盖,白炽灯冷调的白光照亮他的脸,格外冷峻。

他听到脚步声侧头看了他们一眼,忽的就站起来,朝着王杰希敬了个礼。

待到叶修径直走进手术室,周泽楷才放下手,极为诚恳地说了句抱歉。

王杰希有些惊讶,片刻稍稍躬了身:“刚刚的事我也很抱歉,是我失职。”刚刚他也是气急了,手术室内所有人都紧张的额头冒汗,周泽楷却在外面折腾的满走廊都是他信息素的味道。他原本多少有些看不起这些高干子弟,他们本事不大,骨子里满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他看着这个原本盛气凌人的太子爷,现在像只被人抢了领地的狮子,连耳朵都塌了下来。脸颊被粗糙木板划了两道口子,已经被护士简单处理过了。

周泽楷摸了一下脸上的创可贴,摇了摇头:“没事。”他缓缓地又坐回长椅上,手指搅在一起,望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一步都不敢离开。

 

几个主任轮着做手术,一群护士24小时看护,喻文州生命体征终于稳定,被送进了ICU。周泽楷站在ICU外头,看着喻文州被套上呼吸机,身上绑着绷带,插了不少管子。

喻文州长长的睫毛随着微弱的呼吸轻轻颤动着,柔软的黑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上。

周泽楷渐渐就觉得眼前模糊起来,他飞快地用力揉了揉眼,不敢错过喻文州的一点反应。他生怕喻文州在下一刻就醒了,或者下一刻就离开他了。

周泽楷守了两天,什么都没吃,也不睡觉,周泽楷觉得自己意识不太清醒,有时候看到的是躺着的,虚弱无比的喻文州,有时候脑子又混混沌沌地回到军校时期。

 

周泽楷当时追喻文州追的满城风雨。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泽楷被人簇拥着去食堂,喻文州和他擦肩而过,其实根本说不上擦肩,他们之间还隔了两个人。

但是那股清冽的甜味还是飘了过来。

味道很淡,周泽楷算是极其敏感的alpha才闻到,他颇为意外地回了一下头,看到那人陶瓷一般的后颈。

“omega?”

同行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点了点头:“周少不知道?挺出名的一个omega,格斗擒拿每次都被教官骂,但是沙盘和实战演练又厉害的不行。”

周泽楷哦了一声。

 

后来他就频繁地出现在喻文州班上,格斗训练的时候每每都折着喻文州的手把人狠狠按在地上。

喻文州骨架偏小,军装把他的身形衬得更为纤细,omega的身体本来就柔软,周泽楷能看到他雪白的后颈,背上的线条,凹陷的腰窝。他把膝盖顶在喻文州屁股上,居高临下,等着喻文州认输讨饶。

偏偏喻文州咬着牙死撑,被人调戏了也不在意,时刻准备反击,他们两人练的久了之后,喻文州还能抓准了机会把周泽楷猛地掀翻在地。

喻文州跨坐在他腰上,腿曲起来控制住他的膝盖,双手发力卡住他脖子,嘴角微微上扬,背着光,脸上蹭了点灰,眼睛却是好看的不得了。

 

教官都认识周泽楷,没人管这个莫名来参加训练的太子爷,更没人敢管他泡一个没什么背景的omega。

 

周泽楷追喻文州追了两年,什么手段都用过,偷偷给喻文州加餐,找人帮他洗衣服,送花送表送手枪模型,喻文州都笑着拒绝了。周泽楷一边郁闷地把礼物都堆在自己房间里,一边觉得喻文州就是那天边的白月光。

唯一一次,是喻文州在测试之后被辅导员喊去谈话,他近身格斗的成绩太差了,每回都卡线,要是下次再这样就得劝退了。

喻文州从辅导员房里出来,周泽楷站在门口,两人无言对视了一会,喻文州眼神难得的茫然失措。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人揪紧了,他喉咙发苦,半天才说出一句:“去散步?”

喻文州偏过头,看了会月亮说好。

他等了两年,听那些温文尔雅的“不,谢谢”听得都快耳朵起茧,才等到喻文州的一句好,立刻献宝一般地去开军用直升机,两人去天上散了好一会的步,回来之后被来视察却找不到自己儿子的周将军好一顿训。

周将军气的踢凳子,罚两人负重跑十公里。

喻文州跑完脸都白了,靠在树边张着嘴直喘气,周泽楷帮他脱装备,被他的喘气声撩的按耐不住,他摸上喻文州的后颈,喻文州僵了一下,他立刻把手掌移开,拍了拍他的背。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帮他顺气,轻声说:“对不起。”

喻文州摇摇头,月光透过斑驳树影映在他俊秀的脸上,他汗出的比较厉害,浸透了薄薄的上衣,omega的信息素丝丝溢出来。

周泽楷头都晕了。

喻文州只是笑,而后看着他,黝黑的眼眸里揉进了皎洁月光:“谢谢你带我上直升机,今晚月色很美,我很高兴。”

 

再后来他们就好上了,喻文州发情的时候像只小奶猫,呻吟声又细又软,下身湿哒哒地咬着他,劲瘦的长腿环在他腰上。周泽楷摸着他的腹肌,又觉得他像只老虎,身上的肌肉有力又漂亮,威风凛凛的漂亮。

他们身体契合度很高,周泽楷喜欢在军械库里把擦枪的喻文州撩的浑身发软站不住,他分开喻文州的双腿把人抱起来,顶在陈列橱窗上,他就能同时看到他最喜欢的两样。喻文州因为情欲绯红迷乱的脸,和他身后长长短短的冷兵器。

 

喜欢,真的很喜欢,恨不得揉进血肉的喜欢。

周泽楷透过ICU的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人,唇线紧紧抿在一起。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周泽楷转过头看到江波涛。

“你手机一直打不通,回去休息一下,后天出任务了。”

周泽楷继续看喻文州,在心里默数了三十秒,然后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等到周泽楷任务结束,下飞机第一时间就是给医院打电话,喻文州情况基本稳定转出了ICU,也不用再插呼吸机了,只是人还虚着,起码三个月都不能上前线。蓝雨急的团团转,黄少天接手了大部分喻文州的职务,一个头两个大地处理,倒也都做的滴水不漏。

周泽楷把枪往江波涛身上一扔,直接去医院把人接回了家,兴师动众地喊来家庭医生一刻不差地守着,又去请了新厨子,每天伺候老佛爷一般把人养着。

喻文州在周泽楷的监视下捧着汤咕噜咕噜地喝,喝了半碗实在喝不下了往桌板上一搁,对着周泽楷可劲儿眨巴眼睛。

周泽楷最受不了他这样,凑上去吻了吻他湿漉漉的嘴唇,哄他:“再喝点。”

喻文州看着寡淡地连油腥都闻不到的汤,叹了口气:“我想吃肉。”

周泽楷埋进他颈窝吃吃地笑了几声,笑着笑着,喻文州就觉得脖子上湿了。他右手上还吊着葡萄糖,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

周泽楷闷在他怀里:“别离开我。”

喻文州的手顿了顿,既然插进他发丝了,来回地摸:“不会的。”

周泽楷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答应我。”

“嗯,我答应你。”

 

喻文州的后颈有他留下的标记,这个omega是他的,没有人能让他离开自己。呆在特种部队,受伤是家常便饭,但是这次的经历像是一桶冰水泼了周泽楷一身,太冷了,太可怕了,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那些冰渣子搁在他身上,锋利地割出一道道血痕,痛的他动弹不得,如果喻文州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陌生的恐惧激得周泽楷仿佛失去心智,除了强硬地控制和保护他的所有物,想不出别的办法。

他不能让喻文州再走了,不能让他,再回蓝雨了。

 

喻文州在家里躺了两个多月,除了去厕所周泽楷几乎不让他下床,他快被憋死了恨不得分分钟冲回蓝雨。周家的医生检查完喻文州的身体,跟周泽楷报告了半天,喻文州就靠在床头玩PSP。

送走了医生,周泽楷回来,看到喻文州下了床在换衬衫。

周泽楷拉住喻文州的手腕:“去哪?”

喻文州一脸莫名其妙地看他:“回部队啊,这么久不在,蓝雨的事情都是少天在做,好了都不回去得被少天念死。”

他挣脱开来又去穿裤子,转身发现周泽楷挡着他。

喻文州抬手拍了拍他的脸:“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重新握上喻文州的手腕,近乎虔诚地吻在他的大动脉上:“别回去。”

喻文州依然笑着,眼神却迅速冷下来,他挣了挣手腕,被周泽楷紧紧捏着动不了:“别回去是什么意思?”

“我帮你申请转任了。”

喻文州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地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他愣愣地想了很久,想当初考进军校的时候有多难,想那些非人般的训练,想周泽楷和他在昏暗的森林里参加残酷的毕业考核,想他带着蓝雨在前线不要命的那几年。

周泽楷跟他说转任?

为什么?凭什么?

喻文州的手几乎不可抑制地颤抖,五指紧紧收拢又松开,他咬紧了牙关才能心平气和地问周泽楷:“你没跟我开玩笑么。”

周泽楷沉沉地盯着他,松开了攥紧他的手,想要抱一抱喻文州。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大概喻文州很久都不能接受这件事,但是如果让喻文州再去冒险,再去卖命,再一次躺在ICU里半死不活,那他一定会发疯。

喻文州左手猛地扣上周泽楷的脖子,右手一拳直接揍在他肚子上,用力过大崩开了伤口,殷红的献血映在绷带上。

周泽楷闷哼一声跪在了地上,喻文州用了全力,他只能受着,不能躲也不能反抗。喻文州贴近他,信息素甜美的气息萦绕在身边。

微凉的嘴唇碰到他的耳侧:“周泽楷,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生气?”

 


评论(40)

热度(349)